加入收藏 | English

感谢您,亲爱的谌薇薇老师!—赵洪啸

作者:管理员 时间:2012-04-05 点击数:

作者单位:华中师范大学音乐学院音乐教育实验示范中心 1989年9月,我兴奋的考入华中师范大学音乐系,开始为期四年的大学生活。刚开学系里分配各学科专业教师的时候,我和同班同学胡晓一起被分配跟随谌薇薇老师学习 ...

作者单位:华中师范大学音乐学院音乐教育实验示范中心

19899月,我兴奋的考入华中师范大学音乐系,开始为期四年的大学生活。刚开学系里分配各学科专业教师的时候,我和同班同学胡晓一起被分配跟随谌薇薇老师学习钢琴。我当时的钢琴基础完全是白丁,进入音乐系前从未学习过钢琴,而胡晓则是钢琴专业考进来的,手指条件和乐感都特别好,我羡慕的不得了。

面对手指僵硬、连看五线谱都不很利索的我,谌老师给我制定了强化学习、快速掌握钢琴基本演奏方法的学习计划,先练习手指指关节站立的力度和独立性,再兼顾手指、手臂、全身的放松练习。其中一个方法是让我面对墙壁,自然隆起双手掌关节,然后自由倾倒向墙面,以虎掌状扑抓墙面撑住整个身体并保证掌指关节完全站立住,这个类似游戏的方法让我在短短几天的时间,就体会到了指关节站立感和掌关节的正确状态这个最重要的技巧之一,使我终身受益。谌老师对我日常的钢琴课教学非常的严格和认真,授课的主要教材是《车尔尼599》和《哈农》指法练习,对每一个音符的表现都要求很严格,每一条练习曲都不会让我轻易过关,让我对谌老师又敬又怕,每次回课都诚惶诚恐不敢偷懒取巧。比如哈农的指法练习,谌老师在教我钢琴的那三个月里,始终只准我练习第一条和第二条,因为我没有达到老师的练习要求;但是《车尔尼599》却弹到四十多条了,按照老师要求练得比较熟练的曲子有越弹越过瘾的感觉。。。

跟随谌老师学习钢琴一晃三个多月,就在我刚刚对弹奏钢琴开始有些感觉的时候,谌老师当时因为呼吸系统突发疾病病倒,昏迷一个多礼拜后才抢救过来,谌老师在基本恢复健康后就只有精力带几位主修钢琴的学生,而选修钢琴的我,谌老师没有精力再带了。我在表面的无所谓中,内心非常的伤心和失望,从此,在后来的一年半的钢琴选修课中,我失去了在谌老师手下学习钢琴时的热情和信心,虽然系里领导们为了对我正常修满钢琴选修课程,安排本系的钢琴教师或者武汉音乐学院退休的老师轮流给我上钢琴课,但我已是自暴自弃兴趣它移了,在钢琴勉强结业的时候,我的程度还是车尔尼599

从华中师大音乐系毕业后,在近二十年动荡漂泊的工作和生活中,经历过复杂而深刻的情感洗礼,我又逐渐喜爱上了钢琴,钢琴的稳重和表现力的宽广,让我常常有爱不释手的感觉。我钢琴基础虽然浅薄,但是我在入门学习的时候谌老师严格地教会了我正确的钢琴演奏方法,加上我自己对其他门类乐器学习的基础和悟性,在我自己即兴把玩钢琴的时候加入了流行音乐的一些织体甚至吉他伴奏的音型而使我的手法变得丰富一些。我一直无法演奏钢琴大师们的作品,但我可以通过钢琴演奏我自己心情和心境。在比较有感觉的时候甚至创作了自己的钢琴曲《风中的精灵》、《气息》和无调性小品《溺水》等,这些作品完成后,我多么希望能够在谌老师面前再弹给她老人家听,再得到谌老师的指导,我渴望谌老师再夸我几句:赵洪啸,你的钢琴水平提高了啊。然而,我再也没有等到这样的机会。

在这个寒冷的冬天,谌老师离我们远去了。在遥远的天国,一定会有您奏出的美丽乐音。亲爱的谌老师,在这个缅怀您的网页中,我就用我创作并演奏的第一首钢琴小品《风中的精灵》穿越时空向您回课,希望能看到您对您学生满意的笑脸……

赵洪啸2012216日晚 于武汉光谷

版权所有:华中师范大学音乐学院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