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English

天堂里的琴声-追忆恩师谌薇薇—彭余全

作者:管理员 时间:2012-04-02 点击数:

作者单位:湖北职业技术学院钢琴教师 二十四年来,每当我走近谌老师位于何家垅休干所的住所,总能听到从她家飘来的钢琴声,那是谌老师弹奏的美妙乐曲,仿佛来自天堂的圣洁琴声,让我终生难忘。 我1988年9月考进华 ...

作者单位:湖北职业技术学院钢琴教师

二十四年来,每当我走近谌老师位于何家垅休干所的住所,总能听到从她家飘来的钢琴声,那是谌老师弹奏的美妙乐曲,仿佛来自天堂的圣洁琴声,让我终生难忘。

19889月考进华中师范大学音乐系教师专科进修班,有幸跟随谌老师学习钢琴。在这之前,我基本上是自学的钢琴,演奏方法上有不少问题。在谌老师耐心、严格的指导下,我很快地掌握了弹琴的要领。但我年龄大、琴龄短,为了尽量在二年里能学到更多的东西,我如饥似渴、废寝忘食的刻苦练习,谌老师也常常给我加课。记得当时谌老师经常利用周末来学校给我们上小组课、小型观摩课。每逢周末隔壁电影场里同学们都在欣赏着精彩的电影,而我们却在大教室里兴致勃勃、聚精会神地听着谌老师对每个同学的点评,那时谌老师的学生互相学习、你追我赶,个个进步飞快。为了开阔我们的眼界,谌老师常带我们去武汉音乐学院钢琴系听加拿大、乌克兰专家的课。记得听得最多的就是贝多芬的奏鸣曲和巴赫的平均律,有时听不明白谌老师就亲自为我们翻译。这些宝贵财富将让我受用一生,很多同学羡慕我们有位好老师,我们也以能跟谌老师学琴为荣。

198910月谌老师突患重病住院,差点就离开了我们。待她病情稍有好转回家休养时,就迫不及待地要我们去她家上课,说我们的时间很宝贵不能耽搁。从此,我便每周三上午到谌老师家上课。每次上课持续二、三个小时,经常还能吃到谌老师家的美食,她家的牛角面包和橙子是我至今吃到的最难以忘怀的味道。

19907月我从华师毕业回到地方工作。除了学校的钢琴教学工作以外,业余时间还教授一些社会学生。这时恰逢我国开始业余钢琴考级,谌老师被聘为评委,得知这个消息后,她马上买了一套考级教程送给我,让我把上面的乐曲都练会,然后再弹给她听,同时还告诉我如何教小孩,怎样搭配教材等等。如今我从事业余钢琴教学二十多年,所教的学生有不少考进中央音乐学院、首都师范大学等各级各类专业院校,有的还考进了乌克兰的柴可夫斯基音乐学院深造,这些都应归功于谌老师当年播下的火种啊。

19969月我又考进武汉音乐学院音乐教育系教师本科进修班。由于学校老师教学任务繁重,给我上钢琴课的时间总不能保证。这时谌老师已退休在家,得知我十分着急就让我去她家上课。她曾说成人要利用自己善于思考和阅历丰富的优势来学琴,用音乐来带动技术,多弹一些不同风格的乐曲,拓宽视野。诸如此类的教导太多太多,至今让我受益匪浅。

后来,谌老师去了深圳,每年只有五月和十月才回武汉住大概半个月。每次回武汉她就会打电话给我,要我去弹琴给她听,交流教学心得,帮我解决心中的疑惑,有时会布置一些曲子让我练习提高。在深圳,谌老师受洗为基督徒,整个人的精神面貌焕然一新,每次见面除了听我弹琴就是分享她入教会后的喜乐和见证。2010年五月谌老师回武汉时送我两盘她创编和演奏的圣歌DVD,听后很受感动和震憾。与近80高龄的谌老师比,我们年轻人是不是应该反思审视一下自己的追求和信仰呢?

2012年元月15日,谌老师因病在武汉去世,永远地离开了我们。老师走了,她的这些弟子就像没妈的孩子。在以后的人生道路上,有谁还会如此关心牵挂我们?在今后的工作生活中再遇到问题,又有谁可以让我们能倾心交流?

谌老师走了,她那仿佛天堂般的琴声将依然萦绕在我的脑海中,她那慈母般的音容笑貌将永远活在我的记忆里……

版权所有:华中师范大学音乐学院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