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English
首页 > 科研动态 > 正文

【讲座综述】从‘博雅教育’看‘专业教育’——李方元教授系列讲座之一

作者: 时间:2018-04-04 点击数:


(综述:龚雅琪  摄影:付朝丽)2018年4月2日上午10点,西南大学音乐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音乐学院博士生导师李方元教授来访我院,并于323会议室为我院师生做了题为“从‘博雅教育’看‘专业教育’——当下我国音乐教育的深度危机”的学术讲座。来自音乐学系、钢琴系、声乐系等师生80余人前来参加了讲座。此次讲座由音乐学系主任刘畅博士主持。

 

讲座由一系列问题引出,“新常态”“新时代”中的“新”是什么?应如何实践?这与音乐教育有何关系?我们的教育应该如何反思过去,筹划未来?高等教育(包括音乐教育)必须做出反应与调整,这是当今“教育”任务。中国发展中的新变化,是自身发展的结果,思考高师音乐教育改革,是新的历史契机。

一、 大学教育理念:通识教育与专业教育

大学为社会提供“人才”“知识”两种动力,先“人”后“才”。大学教育应如何服务学生?又如何服务社会?西方社会经过长时间思考和沉淀,认为应该为大学生提供两种服务,即通识教育与专业教育。通识教育为培养“负责任的人和公民”的教育,与早前西方文化中的“博雅教育”相联系。而专业教育则培养学生将来从事某种“职业所需的能力”,其认为本科以培养人才为主,研究生则应致力于专业性技术化的目标研究。在对学生的培养中,应将“通识教育”与“专业教育”结合起来,缺一不可,其目标是将学生培育成“负责任的公民”。

二、 音乐教育:专业教育与美育

西方音乐教育定位于“专业教育”,以艺术为目的,有其“专业化”的特殊性。而我国的音乐教育有“两层次”与“四类型”之分。两层次分为,高等学校音乐教育与普通学校音乐教育,四类型则分为,高校表演性质音乐教育、高校师范性质音乐教育、中小学普及性质音乐教育、高校通识性质音乐教育。高等学校音乐教育着重“专业”,普通音乐教育重“美育”。这四种类型虽有不同,但都在“美”与“审美”基础上建构。在完整的教育体系中“美”为主导,先“立美”后“审美”,尔后有“美育”。前两者都属于专业音乐教育的范畴,具有强大的影响力。“专业主义”同时也影响了高等教育甚至整个结构,乃至普通学校音乐教育也笼罩在专业教育的影响下,仍旧是“技艺”加“审美”。

三、 “博雅教育”看当今“音乐教育”

1、 作为“审美教育”的音乐教育:问题与局限体。其问题主要体现在审美内涵的旁落,重技艺轻教育以及教育主旨的缺失。其局限主要包括,“孤独主义”“精英主义”“自我主义”。教育中过分注重自我主义修养和完善是不够的,要求我们关注更为广阔的部分,关心他人、关心社会、关心人类命运等方面。

2、 博雅教育与音乐教育:大学是培养有能力、有教养的人,教育体系将何种类型的良知和知性根植于人们心中,这是博雅教育的本质。要求我们1)博:文理融合,广博基础上求深2)雅:做人第一,修业第二。3)以学生为中心,育人首位4)鼓励质疑,我爱我师,我更爱真5)丰富第二课堂,参与实践与探究。培养“公民”意识。

3、 缺乏社会理解与理性判断: 1)缺乏人和社会发展史知识。2)缺少公共性,正义感。同时,中国优秀的传统文化也应成为博雅教育之一。

四、 小结

当今中国的发展,急需教育的支持,今天的高等教育也必须考虑当今高等教育的根本任务和新的历史性质。音乐教育不可固守在原有的天地中,还应关注“人”的培养。只有公民意识的建立,才是未来社会真正的希望。我们的“音乐教育”任重而道远!

在讲座的最后,李教授回答了我校学生提出的问题,以下为现场提问实录(Q=question问; A=answer答):

Q:在西方体系中,大学教授对学科的设置有很大的主动权。在国内的教授则会受到体制的一些限制,您认为,是体制的影响大还是教授本身的影响比较大?

A:应先从自身来反省,自己对国家、对社会有何贡献?改变自己,解决个人问题才能解决社会的问题。学习是自己的事情,教育是一种“说理教育”,让人们相信道理而不是权威,教师只是起到引导的作用。

讲座最后,参加讲座的我院教师与李方元教授合影留念。

 


版权所有:华中师范大学音乐学院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