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English
首页 > 科研动态 > 正文

【讲座综述】新西兰尤尼坦理工大学宫宏宇教授谈域外的中国音乐研究

作者: 时间:2018-11-22 点击数:

(综述:谭莹 图片:谭莹)2018年11月19日上午十点,《域外中国音乐研究———从观念和史料的角度谈起》专题讲座在华中师范大学音乐学院323会议室顺利举行。本次讲座的主讲人为新西兰华裔学者宫宏宇教授。宫老师于1988年赴新西兰,先后在维多利亚大学音乐学院、奥克兰大学攻读音乐学、翻译学硕士、博士学位。自1996年起在奥克兰理工大学、国立尤尼坦理工学院任教现任新西兰英文《新西兰亚洲研究学刊》书评编辑、宁波大学兼职教授、福建师范大学两岸文化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等职。主要研究领域为中西音乐交流、上海开埠后西人音乐生活研究、来华西人与中国音乐研究、传教士与中国等。

中国音乐研究从诞生伊始便是一个国际性的学科,它是从1920年代开始建立起来的作为一门独立学科,其学科规范、理论构架、分析方法等,在很大程度上都建立在外来学术的基础之上。宫老师的讲座是在历史脉络的深入分析基础之上,探讨二十世纪域外中国音乐研究之历史与现状。

本次讲座由我院副院长康瑞军老师主持,我院中史学陈永、徐海准、音乐教育学张业茂、民族音乐学汪瑶、西音史学徐玲、武汉音乐学院孙晓辉、湖北科技学院栗建伟等教师及我院音乐学方向诸多本科生、研究生同学均参与此次讲座。

在讲座开始之前,康老师首先对本次讲座嘉宾宫宏宇老师进行了热情的介绍和欢迎,他表示:“宫老师是享誉国内外的关于中西音乐文化交流方面的专家,学术专著也在近年出版,如《来华西人与中西音乐交流》(浙江大学出版社、2017)、《海上乐事---上海开埠后西洋乐人、乐事考(1843-1910)》(上海音乐学院出版社、2017),中西音乐文化交流是中国音乐史学乃至整个中国音乐学十分重要的一个领域,多年来我们对这块领域的关注较为零星,前人有钱仁康、张前、陶亚兵、冯文慈等前辈学者在这个方面做了相应的研究。但从域外视角去关注中国音乐在海外的传播、互动、交流、认同、接受等,宫老师的研究可谓是最为集中、持续、品质最高、影响力也最广。我院陈永老师在《中国音乐学》第四期即将发表《中国近代音乐史的第三维度---评宫宏宇著<来华西人与中西音乐交流>》,该篇论文对宫老师的著作进行深入的评述。所以我们无论从学科角度或从中国音乐史学急需“补课”的角度来讲,宫老师此次讲座开展都是恰逢其时。”

讲座正式开始后,宫老师首先对于讲座中“域外”二字进行解释,他的域外研究主要是针对欧美及英文国家为主。讲座内容主要分为四个方面。其一为耶稣会士与中国乐曲最初之西渐,宫老师以民间乐曲《万年欢》为例,详尽介绍了该曲在海外流传的过程及其影响西方音乐的发展历程。其二为《茉莉花》之西传、东归与中国想象,《茉莉花》最初是由英国人逐渐传向海外,展示了《茉莉花》在欧美的最早版本及其异同,讲解该曲在海外流变过程,随后又如何从西方回归到中国。其三为欧洲歌剧舞台上的中国,通过录有中国乐曲的八音盒音频、民间乐曲《十八摸》与普契尼歌剧《蝴蝶夫人》音乐主题的关联等,说明19世纪至20世纪中国音乐在域外的传播。其四为穿越太平洋:杰克·鲍地(1944-2015)作品中的中国音乐,杰克·鲍地是最早介绍中国当代作曲家的西方作曲家之一,他还来到中国为中国民族、民间音乐进行录制、保存及出版。同时利用中国音乐元素创作新的作品等。从最早1735年耶稣会士直到当代西方人如何接触中国音乐,宫老师通过中国音乐西传的渠道以及其影响与流变,来说明域外中国的研究是怎样起源、发展、演变。使我们对域外中国音乐的传播与发展历程有所了解。

在讲座结束后,陈永老师对本次讲座做了简要总结:“从宫老师对《茉莉花》的研究个案来说是在前辈学者钱仁康先生的研究基础上做了很大的推进。钱先生曾说过:“研究要用‘望远镜’,又要用‘显微镜’。宫老师的研究站在国际视野实际上就是用‘望远镜’,又通过诸多史料、音响、图片进行细节的考证这就是我们所说的‘显微镜’。中国音乐史应该有三个维度,其一为“通”,古今打通研究不够,其次是中西关系要通,古今中西及音乐翻译学,都是咱们后辈学者缺失的,而宫老师身体力行的正是这些。其二是“变”,近代中国音乐史落入了研究作家作品的“圈套”。其三是“和”,即为中西音乐交流,宫老师的研究中表明,诸多外交家、汉学家来研究中国音乐取得了很大的成就,这就是中国音乐化“和”的能力。

随后武汉音乐学院孙晓辉老师向宫老师提出了一个问题:“能否请您以传教士的史料为例,向我们说明怎么来进行庞大的收集与清理的过程。因为这个过程您是以世界为田野在做工作,这么大的范围,来自不同国家的传教士,您是用何种方式让它这么好的展示出来?”

宫老师回答道:“这与我博士论文有关,因为大致目标定在了基督教与中国音乐的研究这个大范畴内,所以我寻找当时的出版物,发现一本名为《教务杂志》的刊物,它从1868年出版,一直到1949年,传教士的一举一动都记录在册。虽然它没有直接提及到音乐,但从侧面提到传教、唱圣歌重要性及唱圣歌遇到的问题,包括哪些问题是中国人特有的。教会的档案保留的很好,这也为我搜集资料提供便利。”

在讲座的最后,由我院副院长康瑞军教授为宫宏宇老师颁发客聘教授证书。

D2AC

后附集体合影及讲座海报照片。


版权所有:华中师范大学音乐学院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