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English
首页 > 科研动态 > 正文

【讲座综述】杨善武教授系列讲座之三:厘清传统音乐研究的文化观念

作者: 时间:2019-03-30 点击数:

 


 

 

   (综述:付朝丽; 图片:王海韵)2019年3月29日上午8:00,河南大学音乐学院杨善武教授系列学术活动第三讲在音乐学院629顺利举行。我院音乐学系徐海准老师,康瑞军副院长,钢琴系张凯老师,以及音乐学系各方向本科生及研究生参与了此次讲座。此次讲座由音乐研究所所长、音乐学系陈永教授主持。

    本讲主要分为四个部分:一、文化的界定 二、音乐文化与文化背景研究 三、音乐文化的根本:音乐思维方式 四、结语:传统音乐研究的文化观念

一、文化的界定

首先,杨教授从泰勒《原始文化》中对文化的定义入手,将文化的概念区分出三个层次:作为人类整体的文化;作为整体中不同类型的文化;作为各种不同类型中具体的文化。其中,各种具体的文化是最为实质的部分进而,杨教授将音乐界定为一种特殊的文化,泰勒对文化的定义主要是对精神文化而言,而音乐作为艺术的重要组成部分在精神文化中又尤为典型。音乐作为一种具体的文化,有其自身构成上的形态及规律,音乐与外围关系中也自然有以音乐为中心的文化背景与文化功能。

二、音乐文化与文化背景研究

杨教授提到了西方学者哈格的“文化决定论”,辨证分析了梅里亚姆从音乐人类学视角研究音乐的合理性与局限性,就如何处理音乐文化与文化背景研究之间的关系这一问题,杨教授指出任何文化背景始终是外因,其主导因素始终应取决于文化中心事物即音乐本身,文化背景的各种因素是否都能对音乐产生作用,具体产生了何种作用,必须联系音乐自身的相关因素加以验证,而不能简单草率地下结论。

就这一观点杨教授展示了三个例证:1、尼泊尔某种仪式音乐表演缩短的原因研究;2、特殊场合中《茉莉花》展现出的多元意义的研究;3、苦音与拉斯特调式关系的可能性研究。三个案例的共同点,都是将音乐问题归因于文化背景的影响,却忽视和否定了音乐自身的根本依据,从而陷入一种文化背景决定论的偏颇境地,通过三个事例的解读使我们明确了一切的关键始终在于音乐自身的内在依据。

三、音乐文化的根本在于音乐思维方式

那么,音乐自身的内在依据又是什么呢?根据这一问题杨教授指出中西音乐文化之间的不同,根本在于音乐思维方式的不同。而五声性思维方式是中国音乐研究中的核心内容,杨教授以英国学者施祥生通过阿炳的即兴作品《二泉映月》来探知阿炳的音乐思维为例,提出所谓的即兴,实质上是一种规律性的特殊表现。进而说明只有通过大量作品(乐曲)的深入研究,把握其音乐思维的特殊方式及特殊规律,才能真正理解和认识中国音乐这种文化。

四、结语:传统音乐研究的文化观念

最后,杨教授呼吁中国传统音乐研究中应持有的一种音乐文化观即以音乐文化为中心,外围文化关系研究为辅助,以把握音乐文化的整体认知为目的,从而构成一个完整的文化认知体系。



在师生提问交流环节中,杨教授以一名大二本科同学的提问为契机,通过既讲又演的方式形象地为大家介绍了上述第三个事例中有关苦音的内在形态构成,使在座的老师、同学们进一步加深了对音乐自身研究为内在依据的认识。

在讲座的最后,陈永老师和康院长对前两场讲座的核心内容作了简单的回顾,总结了杨善武教授本场与前两场讲座之间内在的承接与回应,指出了学术研究中实证材料的根本价值和研究态度问题。接着康院长就杨教授所提出的音乐文化的根本在于思维方式这一表述发表了独特的见解。康院长希望我们在座的本科生与研究生指出这种思维方式应该具体落实到我们的选题、开题报告与日常的阅读与思考中。

 

 

 

 

 

 

 

 

 

 

 

 

 

 

 

 

 

 

 

 

 

 


版权所有:华中师范大学音乐学院 技术支持